笔趣阁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179章 观复(92)天干物燥小心流鼻血

第1179章 观复(92)天干物燥小心流鼻血

?热门推荐:
????既然已经说出了口,树精索性也不遮掩,只讥诮道:“不错,专为你和你那帮小朋友们准备的余兴节目,不过,只怕是你们没有足够时间欣赏完毕呢。”

????少年心中一沉。此时听见树精提到“小朋友们”,少年心知周游等人定是没听白义的话,一路追了过来。

????今日这趟“旅程”,至于他自己将会遇到些什么,少年基本是心中有数,他也早做好了打算。但是周游苏也牛五方杆儿强等人……少年是一点儿也不希望他们掺和进来的。

????虽说,少年明明知道周游等人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但他总还是希望牛五方杆儿强他们这一次能例外一些,至少是周游,能被牛五方他们给留在上头……

????可是听见树精所言,少年心中仅存的那一丝祈盼也终于掐灭掉了。

????树精和他手底下这些人的手段,堪称“高强”,而且因为他们要破坏一切的意图,更多了几分无所顾忌的狠绝,这使得一般的修习者都很难与之抗衡。不用说别的,单看刚刚经历的那场体育场混战,就知道周游牛五方等人能勉强不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了。

????而如今树精不住地往地下钻去,尽管看起来像是在体育场之战后的溃败逃窜,但从这一路的经历来看,树精他们此行绝对是有目的的行动,而且此时行动,从客观上使牛五方周游他们失去了休养生息的时间,不得不硬撑着一口气追下去。虽说是一鼓作气,但这口气撑的太长了,难免气短。

????一旦气短,就是树精他们以逸待劳甚至乘虚而入的时机。

????少年咬咬牙,问道:“阁下能否明示?”

????树精冷笑道:“你想知道什么?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你这副样子,难不成还想给他们通风报信不成?”

????少年也在黑暗中笑了笑,道:“难道就不能只为满足我的好奇心吗?既然你是精心设计的节目,想来总不会嫌观众多吧?”

????“这话倒是不错。”树精短促地笑了一声,正要说下去,却忽的语声一变,尖声喝道:“承庆!”

????两通者承庆反应极快,几乎在树精喊出声的同时,便背负着那少年纵身向后跳开,轻轻落在了五步远的地方。树精也跟着他们同步退开,动作更是迅速而轻盈,就像是一片被风刮开的树叶。

????少年不知发生了什么,只睁大了眼睛,努力向黑暗之中望去。隐隐约约的,他仿佛看见一道粗壮宛如巨蟒的身影,在他们原本站立的地方破壁而出,被冲破的土石哗啦啦掉落一地。

????可是还没等那少年看清楚来的是什么东西,那条粗壮如蟒的东西又一头扎进了对面的土壁,扑簌簌又是一阵土石碎渣掉落,随即便又没去了踪迹。

????“这是……”少年心中生疑,正想要跟树精求证一下心中猜想,谁知只听得四下里又是几声嘭嘭嗵嗵的破壁闷响,耳畔风声如刀削般凌厉削过。

????背负着少年的承庆不等树精吩咐,早已飞身跃起,闪转腾挪,将从四面八方射出的数条粗壮之物将将避开。

????承庆的动作算是敏捷的了,可即便如此,仍是有一条擦着他后背蹿了过去。

????承庆的背上背着那少年。

????少年立时被那东西擦破了皮,虽然也是火烧火燎的疼,可搁在他那一身的伤痛之中,却也不算什么了。于是他连眉头都没皱,只是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扭过头去,将这突然蹿出来的东西瞧了个满眼。

????“树根?”少年有些惊讶,忍不住喊出了声。

????不会有错的,那扭动着的粗壮如蟒之物,还附着少许的须根,沾满了泥土,甚至都能闻到湿土与新鲜树皮的气息。

????看来,他从刚才便听到的,引起他身体里那根细藤所共鸣的怪异声响,就是这些仿佛惊马一般失控的根脉窜动所带来的了。

????在承庆几乎脚不沾地的闪转腾挪中,少年不由奇道:“我说,这些根脉不应该都是听你操控的吗?难道内讧了?”

????树精才没工夫搭理那少年。四下里的根脉仿佛是乍了蟑螂窝似的,不停的,从这里或者那里冒出来,将一条不算宽敞的地下通道给挤占的几乎毫无立锥之地。就连树精本人,也几次差点被根脉给从前心到后背给戳个透心凉。

????“放肆!”树精顿时恼火起来,双脚往地上重重一踏,深深没入土地之中,深及脚踝;他更将双臂打开,胳膊竟仿佛被抻长了的橡皮筋一般,骤然拉长,刺入两侧土壁之中。

????少年伏在承庆背上,看见树精所用的钟阿樱的脸庞之上,似乎毫无表情波澜,甚至连喊声都没有一声。可是,即便少年此时没有真气,却也能感觉这条通道内的空气仿佛骤然压重,压的人都透不过气来。

????少年只觉胸口烦闷,耐不住竟“哇”的吐出了一口血来。

????也不知是少年在烦恶中的错觉,还是说树精正在看不见的地方暗自发力,少年只觉地下通道里隆隆滚过一阵闷响,仿佛是天雷掉了进来,在这条没有出口的通道中急躁徘徊几个来回,最终像炸裂的火药炮弹,四散射进了土壁和地下乃至顶壁。

????少年以为会有的余响震颤,却是丝毫都没有等到。沉闷的爆裂之后,别说余响余震,就连之前因为根脉异动所带来的响动,都一并消失了。整条黑暗且漫长的地下通道里,除了少年略有些沉重而破碎的呼吸,只是一团死寂。

????一如来时的一路。

????树精沉声道:“承庆,这左近该是哪一个负责的?”

????承庆木然道:“二弟。”

????云夜永?难道这家伙也在附近?少年闭目养神,耳朵却支楞着,听着树精和承庆的谈话。

????只听树精又对承庆吩咐道:“你去把他找来,我要问他话。”

????承庆应了一声,身子一矮,将那少年从背上放到了地上,往前头黑暗中跑去了。

????少年歪倒在地上,别说起身,他连挣扎着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不过,脸贴着地面,他倒是能看清楚,地上散乱着不少东西。

????他原以为是土壁上掉落的砂石,然而定睛细看,却发现那满地狼藉并非土石,而是……

????只见那满地散落的,竟然是粗细长短不匀的根脉。根脉像是被人从地下刨出来已久,干瘪枯萎,但仍能看出来它们原本的尺寸惊人。

????想来,这些就是不久前乱窜仿若失控的那些根脉了。很显然,这些根脉就是被树精刚才的举动所“制服”的。

????少年略有些不解,道:“你们一族的……你也要斩除?难道这些根脉不是你的帮手?”

????“帮手谈不上,”树精站在少年不远处道,声音很是冷淡,“不过是供我驱策的东西罢了,不过我念在同是草木一属的份儿上,不久之后我占了这个世界,定然也不会亏待了它们的。”

????少年“啧”了一声,却也未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