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三堂逼门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三堂逼门

?热门推荐:
????在他心中,杨晨东就是不宜招惹的人之一,甚至还是最重要的那一位。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此人少年得志,脾气直爽,且实力不俗,一旦得罪的话,当真是麻烦的紧。在自己的地位没有足够的稳固之前,他是不想与其有丁点的不快事情产生。

????便是在朝堂之上,所有人都在弹劾杨晨东的所为时,他也聪明的没有过多的表态,只是跟着大帮哄而已。即不反对,也不刻意的支持什么。

????可是这一次,青木由贵说出的事情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宁可得罪杨晨东也要冒险一试。所以他来了,只是为了不把事情做绝,他不仅自己来了,还请了圣命,邀请到了锦衣卫的指使佥事胡长宁以及太监集团中的御马监监督汝住。

????请来胡长宁,是因为他与杨晨东之间的特殊关系,有此人在,不至于事情闹僵,大家都下不来台。

????请来汝住,是因为是他皇上身边的人,让他将一切都看在眼中,便于皇上更好的了解情况。

????杨家庄外,石亨、胡长宁、汝住三人为首,带着足足上百人就这样挺在外庄之前,任由杨家庄的家丁进庄禀报,表面上没有一丝一毫急燥的意思。

????仅是这一点,就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但这样的诚意也只能给忠胆公杨晨东,换成任何其它的大臣,都不会享受这样的待遇,一旦有什么怀疑,当真就是直接杀进来了,哪里还会和你如此的客气呢?

????对方客气,杨晨东也不能呆在内院里不出来,更不要说对面还有自己的老丈人呢。一身青衣的他在一众身穿迷彩服的雇佣军的保护下,迎面而来。

????迷彩服,这在重臣眼中拥有着别样的意义。别的不说,仅仅是他们手中拥有的先进火器就不知道让多少人去艳羡了。可真正能指挥他们的,满京师也不过就忠胆公一人而已,听说即便是当今皇上,也是请之不起的。

????迷彩服,还代表着不能得罪的存在。因为他们不仅仅代表了自己,身后更有一个强大势力的存在,如果真的得罪了他们,与他们交了火,并有了死伤,那谁知道接下来人家身后的军队会不会派大军而来呢?如果真来了,大明能否承受的起?

????这些都是未知之数。正是因为未知,反倒没有人敢去尝试,这也使得这支军队更显神秘与强大。

????如今,这些雇佣军一出现,就可见石亨的队伍中是一阵的骚动,显然不仅是官,便是兵也知道这些雇佣军的厉害了。

????“哈哈哈,不知三位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呀。”杨晨东一出现,即满面春风的说着,说完还向着众人行了一礼。

????这一礼任谁都知道,是行给老丈人胡长宁的,所以除了他抱拳还礼之外,石亨和汝住两人都是带面带笑容,没有接话。

????行礼之后,杨晨东面色上还是带着十足的微笑,但说话时候底气明显硬上了几分,“但不知道几位前来我杨家庄,还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所为何事呢?”

????疑惑总是需要有人去解的,当石亨和汝住的目光都落在了胡长宁的身上时,他尽管有些不愿,但此时也只能开口说道:“忠胆公,事情是这样的。经日本使团前使者青木由贵指出,日本国还有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在我们大明,且还就在杨家庄之中,这一次我们来就是带走此人的。”

????胡长宁的话一落,杨晨东的眉毛就先是轻轻一皱,可随即很快就展开了。他终于知道了对方所来的目地,看来纯子是日本国公主的事情已然曝光了。

????对这一点,杨晨东早有心理准备了。毕竟纯子是日本国皇室公主的事情并非是什么秘密,加之原本长的又漂亮,被后花园天皇当成了种子来培养着,认识她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些。

????这样的名人想要不被他人所知,实在是太困难了一些。好在的是此人的价值已经在昨天杀了木村吉田和池上的时候已被利用了一回,这么长时间以来将其放在身边也是没有浪费。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纯子以后的配合,哪里可能就这样交出去呢?

????更不要说杨家庄是什么地方,怎么会任由别人说带人就带人呢?

????心中有些不愿,但即然老丈人都如此说了,如果直接将其轰走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行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心中有了计较,目光在看向自己的老丈人时,便充满了笑意,“原来如此。即是这样,这便安排纯子过来就是了。虎芒,去把人带出来吧。”

????“是,少爷。”虎芒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他脑海中想的全是杨晨东给他丢的那一个眼神,似乎是在提醒自己什么,在一考虑到少爷对纯子的许多不一样,就快当成了主母之一来看待,他便有了决定,那就是将一切事实告诉纯子,至少让她先有一个心理防备。而至于她到底是不是日本国的公主,那根本不是他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虎芒离开去找人了,杨晨东便即挥了挥手,当下杨五等人将一个大方桌摆在了这里,又有人上了茶水,摆出了四个凳子来,一幅在要这里待客的样子。

????表面上杨晨东对胡长宁等人的到来一脸的欢迎,但这待客在门外又充分的表明了他心中的不悦,那便是你们即是不请自来,那就不用进庄子里了,在这里便好了。

????只要能将人交出来,进不进庄对于石亨等人而言是无所谓的。杨晨东的过往经历告诉大家,没事最好不要去招惹,除非你自觉足够的强大,要不然的话,还是能躲就躲的好。

????即然有些事情躲不过去,但能不进庄还是最好的。这三人便一幅没有丝毫不悦的座在了这临时的小桌旁,惬意的喝着茶水,还能够露出谈笑风声的一幕来。

AG8|平台????杨晨东脸上一直保持着公式般的微笑,可越是这般,越是没有人敢小瞧于他。便是石亨都在暗中观察过几次,他发现越是与此人接触的多了,就越是看不透这个人在想些什么,事实早已经证明,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甚至他都忍不住在想,如果今天不是有胡长宁一道跟着的话,怕是想要让其交出纯子来都怕不可能的,他也不由为自己找来如此好的帮手而感觉到庆幸。

????杨家学院内,还正在上课的纯子被虎芒叫了出来。她睁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眸,眼睛眨呀眨的看似很是疑惑,但心中却有如响鼓被重锤敲动一般,完全不似表面那般的平静。

????木村吉田和池上死了,是被自己杀死的。虽然事后没有一丁点的动静,可是纯子却一直担心被怀疑。毕竟她是去过地下室的人,是知道这两个人存在的。她不知道杨晨东是不是还告诉了旁人地下室中关有谁,如果有的话,还办好一些,至少大家都是被怀疑的目标。可如果就告诉了自己一个人的话,那当真是逃都无法逃避了。

????纯子一脸无辜的样子,虎芒确不得不多说一点什么,因为这原本就是少爷的暗示之意。“纯子小姐,麻烦你和我走一趟,庄外来了不少人,说是找你的,还说你有另一层的身份。”

????说完这些,虎芒根本不在去多看纯子一眼。从某种角度而言,他在心中已经认定了她与少爷间的一些不正常,即是如此,是绝对不能冒犯的存在。

????虎芒说完是转身带头就走,留下了纯子身如雷击一般。

????另一层身份?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的,自己的存在在日本高层和上流社会并不是什么秘密。即然木村吉田和池上会知道她,那少不得旁人也会知晓了,又岂是杀了两个人就可以解决问题呢?

????现在好了,人家找上门来了,那她要怎么办?时逢大明与日本开战之时,她的存在原本就是一个被很好的利用对像,就算是换成她为主导的话,这样身份的人也是一定不会放过的吧。

????“嗯?纯子小姐,你怎么不走了呢?是身体不舒服吗?”虎芒走了几步之后,发现身后并没有人跟着走过来,便回头关心的问了一句。

????“啊,我就是身体不舒服。”似乎是受了虎芒的提醒,又或是针对性的暗示,纯子突然间一捂着肚子说道:“哎呀,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会肚子好痛。”

????“好痛?要紧吗?马上给你找大夫来。”虎芒脸上带着紧张,但眼中确暗含着欣赏之意。这个女人并不傻嘛,至少知道什么叫做就驴下坡。

????杨家庄外,约有一柱香的时间之后,虎芒重新的走了出来。

????石亨等人随即注意到此人出现的时候身边并没有跟着其它人影,一时间不由疑惑的看了看杨晨东,那眼神中似有责问之意。

????对此,杨晨东是看都懒的看,依然座在那里很随意的喝着茶,将三人的六道目光完全无视了过去。

????胡长宁是他的老丈人不假,他会尊重,也必须尊重。但这并不代表遇到了任何事情都要无条件的退让。这一次能够允许三人座在这里喝茶已经是给足面子了,至少想从他这里要人,呵呵,那是痴人说梦了。